功过

CHEUNG:

我知道大家都会离开
而我尤为贪恋固定关系的安全感 不定却一定有时间见面
我希望每个人离开前都能给我一些他们的东西
虽然留不住对方 但对方也许给我生命一些改变 一点和之前不同的东西

CHEUNG:

会写东西称不上性感

除非你能和我的大脑做爱

自由派死亡

时久:


我开始幻想并计划着六十岁的死亡仪式
那一天可能定在暴雨来临前
或者在一个寂静的有月亮的晚上
窗户大开
等准备就绪 我就坐下
还在胸前为自己别一支玫瑰花
我并不喜欢玫瑰
但对于能看到我安详离开的人
我觉得它是有必要的
并执拗的认为
它会为我省去不必要的解释
只要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的面容还算不上狰狞


我死后留下一些话在我胸前书桌上那封长信里
它装在黑色信封里并用火漆封缄
我生前随身携带的那支钢笔压着那信的一角
无所谓谁先打开
没有称呼也没有署名
开篇写道:
“就在昨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是我童年不曾经历过的,我在外婆家门前的吊床上睡着了,茂密的枝叶在我目光之上颤动,凉风虽然有些不合时宜,但很舒服,不过那风似乎有一种催眠的魔力,恍惚间,我回到了小时候……”

时久:

我为我纯洁而阴暗的心灵感到愧疚

警告

时久:

假使痛苦无法消减
试试光 芬芳 柔软的动物皮毛
以及音乐 食物 晴朗的夜空 亦可缓解
不要触碰人类

晚安

时久:

梦要来了
醒来我会告诉你我的梦境
如果你在的话

时久:

不标签自己
不在意性别和年龄
不与人争锋
不辩论对错
不表现出锋芒
活的像一团柔软的空气

时久:

我羡慕所有的特别
我不认可我自己
我没有属性
我不属于任何组织
不在任何一个类别里
我包容一切
没有自我

时久:

被子无法将自己包裹严实
总有缝隙 感到烦躁
爱太大了 不想承担

LCXH:

我一直在寻找一种相处 和你
希望它和谐又自然而然
因为我一直在你面前做蠢事
我一直归咎于品位 待人处事 等等等
过了这么久我才领悟 我最缺少的是
是在你面前的我的一点自信